Mikasugu.

「天对地,雨对风。鱼鳞对鹤翼,雁行对逆行。」
这里是腐向的主博❤️
杂食,你安利我就能吃——嘿嘿嘿
本质是个稀有太刀贵乱爱好者注意避雷💕

【邦良】【信白】Stand by me

食用说明:
1.农药综Stand by me
2.毁原著,极有可能ooc
3.邦良信白,极其慢热
4.中篇连载周更
不会太雷的可以看了。

Chapter.1
午后的阳光映在树叶上,泛起一片铂金色的微漾。
我正坐在树下,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--哦,对了,我忘记说,张良还可怜巴巴的坐在树上呢。
就是刚才,韩信第十二次嘲笑张良是个不会爬树的书呆子。张良在自尊心的驱使下大发脾气,说要证明韩信才是孬种。
哦,然后他就爬上去了...真傻。
现在张良吊在树上不敢下来,作为这个组织的头目,我理所当然的指挥罪魁祸首韩信去搬梯子。然后他就爆发了。
"见鬼的刘季,我要抽死你,敢指挥小镇黑道扛把子韩重言/-"
当然,我没当回事。今天他已经第三次这么说了。不知道为什么他迷恋扛把子这个怪词。
好吧,我又忘记了自我介绍?
嗯,我叫刘邦,字季,居住于王者峡谷镇。作为"西汉黑恶势力帮"的老大,我们可是战果累累. .
比如,翻遍了全镇的垃圾桶?或者在学校柜子里养仓鼠?又或者拿韩信的头像挡住了彩票站的一等奖奖励?(最后一项导致了现在韩信的头像还贴在那)
额,这净是些破事儿。完全不值一提。
但是,我们最辉煌的战果其实是—在垓下街围攻项羽(虽然是三打一,但我并没有觉得良心不安)。我们把他一路围追堵截至乌江边,最后他只好跳水逃跑。从此以后,他搬出了小镇,听说搬到楚汉区去了 。准是怕我们了!

突然,一阵大喊声传来。
我不耐烦的抬起头:“韩重言,你想让全世界都知道你在搞事?”
韩信一路狂奔过来。他扑在树根上一边喘一边喊:“有尸体!真的有尸体!我听萧何讲的!”
“尸体?”我装着不在意,心里却十分惊讶。
在看官们觉得我过于大惊小怪时,我得先为自己辩解一下:我们那小镇处于一个很尴尬的中间地带:既不属于唐地又不属于秦地,整个镇就一鸟不拉屎的破地儿。连有人打架我们都要兴奋半天,更别说杀人了。
韩信大声喊道:“是啊!”接着,他开始解释。在他半小时语无伦次的解释之后,我们总算弄明白了是怎么回事。
原来,韩信在工具房里找梯子时,突然听见一个声音:“你说,我们究竟要不要去找那孩子的尸体?”韩信感觉到有重要的事,连忙趴在地上。从工具的缝隙中,隐隐能看出有一个人是萧何。
另一个清脆的女声响了起来:“我们管那么多闲事干嘛?小心到时候还被当成凶手。”啊,这是虞姬!韩信凝神静气听着。然后萧何又低低的说:“唉!这条消息可是由韩凝亲自说的!”虞姬心不在焉的“嗯”了一声。然后,虞姬又说:“我们就当没听过这个好啦。”
后来,韩信又趴在那里,听了十几分钟。从他们零零碎碎的话语中,韩信总结出了这么些消息。
原来是田忌的那件事。两三天之前,田忌进入山林,想去探索一下铁轨的深处。但是,也许是他迷路了,也许是他失足掉落,至今没有回到峡谷镇。孙膑和田忌好得同穿一条裤子,当然打算去寻找他。但是孙膑昨天离开了小镇,今天还是两人都沓无音讯。
那么萧何和虞姬又是怎么知道的呢?
原来韩信的姐姐韩凝前几天刚从现世界回来,好像要做一个什么研究,整天满地图浪。今早一大早,她就离开了家,乘火车直奔时隙谷。没想到,尸体就静静的躺在那里。吓得韩凝连忙赶车回来。刚好她在路上时,多管闲事的萧何和虞姬就问她干什么去了。当然,心神不宁的韩凝自然把一切都说了出来。
(这时,韩信压低声音,神神秘秘地说:“而且据说,他们俩人都已经命归黄泉啦!”)
然后,虞姬左右看了看,小心地说:“听说他们的尸体就在时隙谷附近!”
萧何与虞姬离去之后,韩信连忙跳起来,慌忙奔了过来 。

我气得头昏脑胀。“萧何这家伙,真不够义气。居然拿这么重要的线报来讨好姑娘!”
可牢骚完之后还得干活。
我的脑子里转过无数念头。这个线报,如果运用的好,足以使我们西汉黑恶势力名扬小镇!
等等!我突然身子一僵,说:“我们是不是把子房忘在上面了?”
这时,树上传来应景的叫喊:“阿季!重言!你们两个不能忘了我啊!一群笨蛋!”
我感觉我要笑得生活不能自理了。
TBC

李白下一章出场。
小学生文笔,各位大大提点建议呗?

评论
热度(2)

© Mikasugu.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