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ikasugu.

「天对地,雨对风。鱼鳞对鹤翼,雁行对逆行。」
这里是腐向的主博❤️
杂食,你安利我就能吃——嘿嘿嘿
本质是个稀有太刀贵乱爱好者注意避雷💕

【清安】晚照

小短打。
试图喂自己一口甜饼。
文笔辣鸡加OOC,感觉我对不起他们。

——————
“哎,清光。”
“我想去看夕阳呀。”
那天大和守安定在暮色苍茫时这么说。落日余晖给他的发丝镀上了东云的颜色。他偏着头对清光微笑。
加州清光笑道:“你怎么啦,突然这样想了?”
安定不说话。过了良久——直到茶杯中的热气在他的面颊上蒸腾出了温湿水光,他才道:“我要去极化了。”
清光喉头一哽。我知道这会来的。他想,只是没想到这么快。
他感到空中的湿气死死地在他的皮肤上,口腔里满是血腥味;当年脖颈上留下的暗伤似乎又开始隐隐作痛。
安定见他沉默,以为他不信,又道:“真的。时之政府前些天开了极化,主上昨天拿到新的衣装了。”
我当然知道。清光想道,但是为什么你要去呢。为什么你要去承担那些呢,那本不该是你的痛苦啊。他仿佛看见那些腥风血雨凝成红色的纱雾,死死地,死死地,压上了安定的肩头。
一个声音几乎从他紧咬着的齿间崩出:“蠢货!不要去!”
清光费了很大力气才把这句话噎回去,让它犹如苦胆落入自己腹中。
“我知道。”他艰难地道,“但是...你什么都不确定...你就这样去...”
没想到,安定一怔,然后道:“我都知道啊。”
雷电与潮水一同上涌。
“那你为什么还要去啊!你究竟为了什么啊!”清光怒吼道,眼里已经有了水汽,“就为了变强?还是为了再见冲田君一面?你醒醒啊!这样会把你这辈子都毁掉啊!”
不要。不要。我不要留他一个人在那段记忆里。他还记得自己以前是这样想的。
现在他走出来了。但过程是痛苦的——结果还是痛苦的。
“都是吧。”安定镇静的脸在水雾和暮光中浮现:“有什么东西卡在我的心里,他折磨我,使我少有安息——只有极化可以将他取出。我知道极化会很痛苦,但无论怎样我都要去。那是我的路,我必须要亲自走。所以清光,让我去吧。”
加州清光的手无力地垂下。他喃喃道:“好吧。”

在第二天夕照时分,清光拉走了正在做田当番的安定。
“我说过要让你看到最美的夕阳的。”他道。
他们俩奔上了山。山壁陡峭,安定的脚踝不小心给尖锐的岩石划出了一道伤口。不大但是很深,像浅绯的海沟。
安定倒抽一口凉气:“走啊,清光。”
于是他们就继续往上走。临到转弯时清光往回看了一眼:血迹隐隐映在路面上,宛如妖冶的蔷薇。
那些血迹就是深不见底的痛苦。沼泽。清光想,它即将吞没安定,马上也要来吞没他自己了。
夕阳快落尽之时,安定和清光终于登上了山岩的最高点。
火红的落日晕染开一片茜色,云霞映上瑰丽复杂的花纹;半个天边都烧起了赤茶的火,宛如随意泼洒的水墨印彩。
安定柔和地笑了:“真是很美啊。”
大和守安定。Yamatonokami Yasusada。やまとのかみやすさだ。清光在心里无声地呼唤他。如果你一定要承担,那便站到我的身边;如果你选择放弃,那由我来保护你。如果你真的绝望了,那我们便共赴黄泉,去看彼岸花与忘川水如何交汇吧。

有什么东西要脱口而出了——清光捂住自己的嘴,但没有起到这个动作该有的作用。

“安定,我喜欢你。”他听到自己说。
不知为何,他觉得自己长舒了一口气——

残日在地平线上消失。黑暗洇入了隐隐的红色。
这次,总算是说出口了。

评论
热度(23)

© Mikasugu.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