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ikasugu.

「天对地,雨对风。鱼鳞对鹤翼,雁行对逆行。」
这里是腐向的主博❤️
杂食,你安利我就能吃——嘿嘿嘿
本质是个稀有太刀贵乱爱好者注意避雷💕

【刀剑乱舞】魍魉之匣(上)

题目取自yys御魂。 
之前抽签游戏的产物。 
OOC预警。非常不像话的暗堕预警。 

含有大量精神失常描写,黄色言辞或脏话的描写,可能有滥交描写。

请在了解人物设定和背景的情况下开始阅读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 
鲶尾藤四郎上完晚自习回到本丸时已经九点了。 
在昏黄的灯光下,骨喰正坐在桌边写作业。青江在墙角的床铺中窝着,竭力尝试用不够厚的棉被盖住自己。物吉在床边坐着吃粥。 
鲶尾大声喊道:“哥儿!咱回来了!” 
骨喰连眼皮都没抬一下。物吉笑道:“我今天作业罄尽,心情好得很,不与你这直娘贼多言。锅里有红薯粥,自己去舀了吃罢。” 
鲶尾冷哼一声,将书包甩在床上,进内间舀粥去了。他将将出来,物吉已吃完了,进屋去放碗。鲶尾便低声对骨喰央道:“好弟弟,看在我们那多年情分上,作业给我抄一抄罢。” 
骨喰道:“你自己晚自习不做作业,问我做什么?” 
鲶尾还要再言,物吉拿了浦岛的碗出来了,里头还装着剩下一口粥。鲶尾惊道:“你这是干什么?” 
物吉只是不答。他将那碗猛地朝大门一扣,只听吧唧一声,碗便黏在了门板上。他才回头笑道:“你们看青江煮的粥。这哪是粥,足可以当胶水用了。也不知道他是不是在万屋买了那些游脚商人骗人使的便宜米。” 
笑面青江听他说到自己名字,便骤然惊起,用沙哑的声音唱道:“这是我们这里一个泼皮破落户儿,你只管他叫物吉贞宗便是...” 
物吉大骂道:“狗娘养的货!” 
鲶尾哧哧地笑起来。 
这时,只听门外一声:“什么事情这么搞笑的?”原是浦岛下了课回来了。他道:“有没有粥剩下?我饿坏哩。” 
物吉摇摇头说道:“没有了。你也知道我们胁差部是最穷的,如今月末,大子儿没剩几个,只好少煲粥,后到的就没得吃咯。” 
若是浦岛这时低着头进了门,可能事情就这样过去了。但他偏巧往两边张望了一下。这一下可不得了,他一眼便瞧见自己的碗粘在墙上,还有一丝粥溢出沿着木门板流淌,顿时怒骂道:“哪个裤裆里货干的?” 
鲶尾仍旧哧哧笑着。他得意道:“是...物吉干的...扑哧..” 
浦岛立刻大步向前,一把抓住坐在床上的物吉,抓着领子将他往床下一拉。物吉猝不及防,打了个趔趄,但马上便站稳了。 浦岛怒喝道:“倒你娘个牝!那些个审神者管你叫小幸运,捧你上天,你就以为在咱们付丧神这能横着走了。若是其他分灵倒也罢了,就你这货色要嫖便给白嫖的,还敢在我面前充王八!告诉你,连我的龟吉都比你这货像话。” 
物吉反唇相讥道:“我什么货色就你还没资格说呀。也不知道哪个家伙,好当红娘,在打刀部撮合人,结果连自己的后门都赔进去了。” 
这时鲶尾走来浇油道:“叫我说,你们尽吵得是些烂话。给走了后门算什么?要骂不就要骂全家?来来来,我教你们。” 
他便捏着嗓子,学出浦岛恶骂时的声气:“物吉贞宗你全家尽是尿鳖子!” 
骨喰厉声喝道:“鲶尾,闭嘴!” 
原来剑拔弩张的二人,听了鲶尾这一番话反而冷静下来了。物吉整理整理凌乱的衣领,道:“我还是莫吵了。自己又伤身又伤脑,反倒让那贼王八看了笑话,着实不值。” 
浦岛刚要说话,只听门口哎呀一声,原是门忽然大敞,堀川一跤跌进来,倒在门槛上哎哎痛呼。 
鲶尾一眼便看出他是听墙角时失了手,冷笑道:“还真有个贼王八在看笑话呢。感情我们这样吵闹,也就是为了给这货一场好戏看罢了!” 
堀川灰心丧气地摆摆手,从墙上一把扯下那破碗,掷在前桌上,便转身,佝偻着背往内间盥洗屋去了。 
不知道什么时候,青江爬了起来。看他眼神清明,想是疯症没发着了。他怅然开口:“唉——想当年——”


评论
热度(3)

© Mikasugu.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