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ikasugu.

「天对地,雨对风。鱼鳞对鹤翼,雁行对逆行。」
这里是腐向的主博❤️
杂食,你安利我就能吃——嘿嘿嘿
本质是个稀有太刀贵乱爱好者注意避雷💕

【刀剑乱舞】一个审神者的求助

审是阿桃的kuromi,本丸也是她家的全刀帐本丸。
因为阿桃是樱花审就不艾特了。 OOC预警!


话说鹤丸国永刚来时,我是喜不自胜,当即便把他安排到东正院居住;谁知不出一周,坊间便传出消息,说他和小狐丸打将起来,“弄得头破血流,脑浆崩裂,骨折筋断。”
我实在是被吓了一跳。——于是,在一个稍稍温暖些的下午,我便去寻访。
小狐丸一见我便哭道:“啊呀,大人呀,您倒是呆在屋里快活的很,我可是惨了。鹤丸那狗娘养的杂碎货给我好大一顿打,打得我脸都肿了,皮毛也散了。大人,您看呀,看呀——“
我便去找鹤丸。那天杀的货正在胁差部,教物吉玩些腌臜把戏。我便凶神恶煞瞧着他。“老鹤,你自己图个高兴,把小狐丸打惨了。我怎么和三日月去解释?”
结果,他也哭诉起来了,比小狐丸还要大声:“大人,是小狐他先欺我五条无人,骂我作王八杂碎。我起初不理会他,谁知他骂得更来劲了,我迫不得已,这才动手。您可要明辨是非,莫被他糊弄去了!”
于是我又去问明石,得知鹤丸说的有实在话,至于几分真几分假,那就不晓得了。——总之,鹤丸在东正院,是再住不下了。于是,只得调他到东跨院,与其他稀有太刀住到一起。虽有些挤,但这应是目前最好的选择了。
结果不出一周,一期一振又来找我控告鹤丸,道他“屡次三番骚扰我的妻子,做眉做眼,让人难以忍受。”
我就对他说:“啊呀,一期,三日月是个怎样人你还不晓得了?这么点小事,你也别太放在心上嘛。”
他坚定地摇头:“不行。对于一个男子来说,这是绝难忍受的。”
于是我道:“好吧,我再看看。”
接下来,我将鹤丸叫到屋里来,将他好生训诫了一通;而他也保证再不去勾搭三日月。
我本以为事儿已经平息了。天晓得,这次连数珠丸这类老实人都来告他的状了。
他说:“鹤丸终日拿我的锅子煎荤油。若是单如此,也就罢了;可他煎完后压根不洗,还诓我说是洗完锅了。有次害我差点破了戒。”
于是为了数珠丸的戒律和一期的发色,鹤丸在东跨院,实是没法住了。我本有心搬他去短刀部和太鼓钟同住,又深恐他对短刀们玩些可怕的恶戏。
如今鹤丸只得睡在我的和室里。但每天他都会故意把我的闹钟乱调。
请问各位同僚,我该如何处理这门子事?
感谢各位的帮助!

评论(7)
热度(20)

© Mikasugu.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