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ikasugu.

「天对地,雨对风。鱼鳞对鹤翼,雁行对逆行。」
这里是腐向的主博❤️
杂食,你安利我就能吃——嘿嘿嘿
本质是个稀有太刀贵乱爱好者注意避雷💕

被我强行绑了婚戒的恒次今天总算真正愿意和我结婚了。

可喜可贺。

顺便我说要给安定和物吉极守他就不答应,一说给三日月他立即就同意了,你们天五都是这么姐妹情深(?)的吗???

1

这是问数珠子“你喜欢宗近吗?”的结果。

或许我得接受事实?

28

小号一发入魂

2

感谢上帝。

你终于来了。

3 1

【刀剑乱舞】Uncertainly(上)

记录一下自己的噩梦。

预警:含有碎刀/强制碎刀描写,大量的血液描写和肢体残缺描写。

R-15,请在确定自己能够接受的情况下开始阅读。

 

 

 

—————

我曾经是一位审神者。

这篇文章,是为了留存我一生中最大的悲剧;它直接毁灭了我一切的幸福与快乐,并且将我送上了不归的路。

我本不愿意再去描写:那就像是挖开自己血淋淋的伤口,再往上面撒一勺盐;但是由于某些特殊的理由,我还是遏制着内心的痛苦,将这篇文章记录了下来。并非我有自虐的倾向,我只是希望,其他审神者不要再感受到这种毁灭一般的绝望;因为它对心灵多么强悍的人来说,都是致命的。

我希望各位不要对...

4 20

【刀剑乱舞】本丸日常

啊,又是一个大雨倾盆的晚上。
当我做完一天的日课半死不活地倒到晚餐桌上时,天色已黑透了。
偏偏这时候长谷部又声称“他有很重要的事要汇报”。
“主上,现下本丸换了新的冬日景趣,大家都急于将夏季的服饰装箱保存。此时本丸的樟脑丸便不足以支持这么多人使用,恳请您购买新的。”
我还没来得及说话,三日月已经从饭盆里抬起头来,脸上带着温和的微笑:“请问长谷部君,您说的是什么丸?我毕竟已老了,不太懂现在的东西呢。”
顿时十二个不同的声音从四面八方飞来:
“肉丸。”
“饭丸。”
“小狐丸。”
“膝丸。”
“鹤丸国永。”
“莺丸。”
“萤丸。”

“数珠丸。”
“石切丸。”
“小乌丸。”
“六味地黄丸。”
“糖丸...

7

【清安】晚照

小短打。
试图喂自己一口甜饼。
文笔辣鸡加OOC,感觉我对不起他们。

——————
“哎,清光。”
“我想去看夕阳呀。”
那天大和守安定在暮色苍茫时这么说。落日余晖给他的发丝镀上了东云的颜色。他偏着头对清光微笑。
加州清光笑道:“你怎么啦,突然这样想了?”
安定不说话。过了良久——直到茶杯中的热气在他的面颊上蒸腾出了温湿水光,他才道:“我要去极化了。”
清光喉头一哽。我知道这会来的。他想,只是没想到这么快。
他感到空中的湿气死死地在他的皮肤上,口腔里满是血腥味;当年脖颈上留下的暗伤似乎又开始隐隐作痛。
安定见他沉默,以为他不信,又道:“真的。时之政府前些天开了极化,主上昨天拿到新的衣装了。”...

23

【刀剑乱舞】云以已

备前国的万屋的格局,是和别处不同的:都是当街一个曲尺形的大柜台,柜里面预备着刷卡器,可以随时氪金。当审神者的人,傍午傍晚散了工,每每花十元钱,冲了月卡,——这是二十多年前的事,现在每张要涨到三十元,——靠柜外站着,马上肝了了事;倘肯多花一元,便可以买一张二倍经验卡,省些事了,如果出到六十块,那就能氪两次刀位,但这些顾客,多是穷学生,大抵没有这样阔绰。只有工作了的,才踱进店面隔壁的房子里,充个648,慢悠悠地肝着。   
我从十二岁起,便在万屋里当伙计,掌柜说,我样子太傻,怕侍候不了有钱肝帝,就在外面做点事罢。外面的穷咸鱼们,虽然容易说话,但唠唠叨叨缠夹不清的也很不少。他们往往要亲眼看着月卡从柜子...

【刀剑乱舞】魍魉之匣(上)

题目取自yys御魂。 
之前抽签游戏的产物。 
OOC预警。非常不像话的暗堕预警。 

含有大量精神失常描写,黄色言辞或脏话的描写,可能有滥交描写。

请在了解人物设定和背景的情况下开始阅读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 
鲶尾藤四郎上完晚自习回到本丸时已经九点了。 
在昏黄的灯光下,骨喰正坐在桌边写作业。青江在墙角的床铺中窝着,竭力尝试用不够厚的棉被盖住自己。物吉在床边坐着吃粥。 
鲶尾大声喊道:“哥儿!咱回来了!” 
骨喰连眼皮都没抬一下。物吉笑道:“我今天作业罄尽,心情好得很,不与你这直娘贼多言。锅里有红薯粥,自己去舀了吃罢。” ...

3

【刀剑乱舞】一个审神者的求助

审是阿桃的kuromi,本丸也是她家的全刀帐本丸。
因为阿桃是樱花审就不艾特了。 OOC预警!

话说鹤丸国永刚来时,我是喜不自胜,当即便把他安排到东正院居住;谁知不出一周,坊间便传出消息,说他和小狐丸打将起来,“弄得头破血流,脑浆崩裂,骨折筋断。”
我实在是被吓了一跳。——于是,在一个稍稍温暖些的下午,我便去寻访。
小狐丸一见我便哭道:“啊呀,大人呀,您倒是呆在屋里快活的很,我可是惨了。鹤丸那狗娘养的杂碎货给我好大一顿打,打得我脸都肿了,皮毛也散了。大人,您看呀,看呀——“
我便去找鹤丸。那天杀的货正在胁差部,教物吉玩些腌臜把戏。我便凶神恶煞瞧着他。“老鹤,你自己图个高兴,把小狐丸打惨...

7 20
 
1 / 2

© Mikasugu. | Powered by LOFTER